www.g22.com - 九州平台注册

搜索: 您的位置首页 > 产品视频

80后女讲师思修课视频掀网络心灵旋风

时间:2019-01-07 00:49:02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
  你想象过,在大学最主旋律的《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》(简称“思修”)课上,当老师娓娓讲述她对孤独和寂寞的思考时,是否会触动你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?让你对人生有新的思索?

  有人疯叫,听陈果讲寂寞,是“一语惊醒梦中人”;有人追悔,“如果当初大学的第一课是陈果讲的,那我的人生也许会不一样。”

  2010年,复旦大学制作了一系列教师精品课程视频,陈果所教授的思修课位列其中。

  视频原本只在校内传播,但让陈果没想到的是,她的某位学生不肯独享其乐,把视频上传至互联网。想不到就这么轻轻一点,陈果火了。

  陈果火了,并不是因为她色冠群芳、口才绝伦,而是因为她的课程内容让人想不到——这是最正统的思修课啊,怎么可以这样讲?怎么可以讲得这样独到而深刻?

  “什么是孤独?孤独是从人群中偷来的享受,是要我们有独处的时间,做到‘如我所是’,完全不需要装扮、做作,不需要戴着帽子抽根烟来装深沉。”

  “什么是寂寞?寂寞是一种病,是一种精神的饥饿。既然是病,就需要治疗。寂寞的人如何找到治疗的方法?方法就是人群,寂寞的人总是需要他人的陪伴。”

  “真正的朋友是二人世界。我们很安静,但是不冷清。多一个人就难免会有不能共同讨论的话题,这就是一种分心,从一种不设防变成了一种社交。三个人的世界太拥挤。”

  复旦大学思修课老师陈果,在互联网上的身份变成了复旦“情商课”魅力女教师陈果。

  她是上海女孩,水瓶座的“80后”;她是学过神学的女博士,论文题目是《耶稣为何如此言语?》;她曾是复旦大学哲学系学生会主席,连续五年拿奖学金“拿到手软”。

  2008年,从复旦大学哲学系走出的陈果,在导师的推荐下,参加母校社会科学基础部教师招聘的面试。“她来面试的时候,穿着比较潮,形象、步伐都可以用‘另类’来比喻。”曾作为面试官之一的肖巍教授说。

  根据学生们的描述,走在校园里的陈果身高一米七左右,利落的小短发,大幅度的猫步,似乎人生处处是T台。

  陈果的简历让面试官们十分满意,但是如此时尚的形象,却让面试官们犯了难。“思修是一门主旋律的公共课,有来自各个专业的学生选读,众口难调,上好这门公共课并不容易。”肖巍说,最后面试官们经过考虑,还是决定试一试,“我们挑选教师的眼光或许应该变变了。”

  “当我接到这门课的时候,我就在考虑一个问题,那就是怎么样让自己更真实。如果上课的时候不能袒露自己内心的话,我觉得很难把一个文科的课教好。文科老师不能只传播知识,还要把生命经验与学生分享。”5月7日,当记者在复旦大学光华楼见到陈果时,她这样描述自己刚接这门课时的想法。

  哲学专业出身的陈果,喜欢从哲学角度去重新定义一些东西,或者用一种批判的眼光去看一些东西,比如道德、比如修养。她觉得有责任把社会各界对道德等问题产生的误解撇开,并呈现它们真实的本义。

  “尽我所能把那些杂乱的云雾撇开,看到真正好的东西,然后把好的东西捧出来跟学生分享,这是我能做到的。”

  于是,她讲出了风靡网络视频的那些关于爱情、友情、独处的哲理。此外,她还把爱国、法律等看似无趣的知识,讲得颇有趣味。“首先我不能只是把法律当成条目去讲,法律背后有法的精神,有制定法律时的道德体系,我觉得揭示出这个东西也是很有意思的。”

  当时尚的外表、优雅的风格、心灵鸡汤般的内容,与传统的思修课碰撞在一起,她的广受关注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。

  迅速走红的陈果,并未因广受关注而迷失自己,5月7日,当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,她用“心血来潮”来自嘲。

  她仍然忙着备课,忙着回复学生发来的邮件,有时还会因长时间面对电脑而眼睛发炎。“有时候学生发来的邮件能有七八十封,每一封我都会回复,因为他们在很认真地问我问题。”

  发来邮件的学生中,除了现在选修她的课的,还有一些是毕业生。他们所问的,都是一些“关于人生意义的大问题”。这些问题里面,包括自己面对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平衡关系怎么把持,或者关于感情问题的纠结,不一而足。

  在陈果眼里,学生的这些问题,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现在社会总体呈现出的功利氛围。

  “生活在这个社会中的人都不能免俗,但人也无法否认内心深处有自己热爱的东西,而那个热爱的东西跟名利并无多大关联。对学生来说最大的困惑,是怎样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平衡,因为他想去追求他热爱的东西,想去做自己想做的人,但他又不敢:不敢违背父母之命,不敢违背社会主流的观点,所以很多时候学生在‘想要’跟‘应该要’之间需要一个平衡。”

  陈果认为,跟随自己内心的意志更为重要。“学生的纠结说明他们已经不满足现实了”,对陈果来说,这正好是一个能让学生意识到理想之重要的契机。

  与此同时,很多市民也加入了“旁听生”的行列。陈果认为这些市民到她的课上,并不是抱着要解决什么具体问题的心态,“很多时候我觉得来上我课的很多人,是过来把心静一静。绝大多数事情是别人无法解决的,而是靠自己的心静下来,去除杂念,然后才能把事情看得很清楚。”

  陈果告诉记者,“从我的课里,不管是学生、旁听生还是市民,在知识上我觉得他们没有多大收获,但是也许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里,他们能把心静下来,考虑一些跟日常琐事没有那么大关系的东西。就是腾出一个空间来,然后装一些不功利的东西,我觉得这才是这个课给别人的收获吧。”

  “我这个人很喜欢独处,”虽然她也有几位知己,但她对独处“有一种贪婪的偏爱”。“我喜欢用自己的眼睛,像一个局外人一样观察我自己的生活。当我把自己当做一个旁观者,来看自己的言行举止时,会看到很多问题。”

  “学校之所以好,是因为它有空旷的地方,我觉得凡是空旷的地方,都能促使人冥想。”陈果说,每当感到疲惫时,她会在晚上跑到复旦大学光华楼前的大草坪上,在那儿躺着,有时甚至能躺一个小时。

  “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,就看星星,看天上一架一架飞机飞过。那时候就是无思无想的状态。那种脑子里空旷的状态,我觉得这对我也是一种修心的过程。”

  除了独处,陈果还会带着解决不了的疑问投入书海。“我一直就觉得,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特别新鲜的事情,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,都曾经发生在那些作者身上。”

  然而她并不是为了解决一个具体的问题,去针对性地看书。“我觉得闲散地看一些闲书,就会得到一些答案,不管是什么答案。因为人的问题肯定不止一个。我觉得那些好书,总是有能力从各个角度在你心里投下阳光。它不直接给我一个答案,但它会打开我心里的一扇门,让我看到另一种解决方案或者另一条路。”

  虽然陈果偏爱独处,但她并不是没有朋友。她把她的思索在课堂上讲给学生,“跟朋友在一起也是一种孤独,但是这种孤独更美好,会比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还自如,因为真正的朋友全然不设防。”

  她的学生小潘至今记得陈果说这些话时,课堂上那种令人陶醉的气氛:“她说,‘朋友是奢侈品,拥有就很满足’,说这话时,下面非常安静,是一种特别宁静的感觉。我们在感受她孤独思考的同时,也留给自己很大的思考空间。”

  陈果也喜欢这种来自心灵深处的交流,她常常说,“归根到底,我觉得跟朋友的任何交谈,都是帮助我看清自己。跟知己交谈,能让我把自己的心剖开来,翻开里面的皱褶,看看里面藏的那些东西。所以我觉得每次交谈完之后,都有一种重生的感觉。”(记者 刘德峰)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

相关文章列表
    无相关信息
推荐资讯
栏目更新
热点排行